婧酱想去北方读大学!

我疯狂吹我的关注!我死!
高三诈尸
正在努力变优秀

【舟渡夫夫的情趣啵嘴炮日常】⑨


  费渡对天发誓他真的不是成心的,刚刚出了洗浴间自己就被骆闻舟把手一抓给摁在了沙发上,借着余光还仔细看了看发现自己没衣冠不整什么的啊,顿时被骆闻舟莫名其妙的g点弄慌了神。

  “个小畜生,头发都没吹干你就去瞎闹闹,你是身体倍棒还是什么啊?”骆闻舟又一把把费渡给拧起来了让他背着自己盘腿坐在沙发上,自己去拿了吹风机来。

  “你说你啊,的亏是遇见我了,不然你哪天怎么折腾进医院了都不知道。”骆闻舟这手艺娴熟得很却是没地方施展,以前为了伺候骆一锅还特地去看人学了怎么吹毛了舒服,结果人家猫长大了见着吃的就不待见他了,这不头发和猫毛可都是一回事么。

  费渡由着骆闻舟一边在他头上筑巢一边逼逼:“你说你年轻人的通病你都有了,动不动就感冒发烧,没事就晕晕了进医院吊水,注意一点可不能行吗,这是你的身体你不管管谁和你管?”

  费渡长了这么大仔细想想除了他妈和骆闻舟还就真没人管过,像小孩一样堵着嘴吹了前面垂下来的几根头发,让骆闻舟过一回老干部瘾。

  骆闻舟瞧着费渡突然没了动静以为人睡着了头往前倾斜了一点就要看,哪晓得脸倒没看清楚结果把人浴袍里赤裸的上身给看了个明明白白透透彻彻,费渡是那种精瘦精瘦的身材,看起来像是好精神的小伙子,其实这身体还没眼镜架子结实,那两个小红点就这么若隐若现若现若隐的往人眼睛里面冲。

  明骚暗骚说实话骆闻舟就没怕过,他就是挺受不了那种青涩点的无意识的挑拨,铁打的脸皮,落花的流水,一转眼给没了。

  骆闻舟这人装大尾巴狼习惯了,当即转了眼,那本来软软的头发都好像是在撩拨骆闻舟的手指敏感处,痒乎乎的,本来挺专注的一个人,眼睛开始到处飞瞟,往人浴袍里面戳。

  咽了咽口水,觉得这么下去自己迟早得精尽人亡,人家皇帝后宫三千呢,自己家这么一个小妖精就难得受了,才恍了一下神再看过去费渡竟然把浴袍口给拉着了。

  “咳——”

  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有故事。

  骆闻舟是个体面人,明人不说暗话,“那啥,挺好看的——”

  呸?自己说的这是什么鸟蛋话?

  “哦——一百块一看。”

  你这刚刚才说要酒后乱性,秋后处斩的呢,怎么这就嫌弃上了,还收费?

  骆闻舟算是难得羞涩了一回没应声,看费渡准备怎么来,后发制人,见招拆招。

  “但是对你免费。”


   骆闻舟生前他是个体面人。

 

评论(10)

热度(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