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罐子婧酱

写文+写字+画画+唠嗑

【舟渡夫夫的啵嘴炮日常】⑧

  一年到头其实也就那么多案子,没那么多心理变态天天闹腾,骆闻舟作为刑侦队的队长整天悠闲地跑到隔壁交警大队里面喝茶,天天踩着线出门上班,冲着线下班回家。

  费渡摸清楚了骆闻舟回家的时间,自己在家里也不干什么,最多打电话问候一下自己秘书让他给自己送点酒来,还特意嘱咐得是多少多少年的,听着瞎掰扯,其实就是骆闻舟的出生年份,那小姑娘问为啥,这人还大言不惭的说是因为耐品。

  能不耐品么?

  费渡正坐在沙发上一边喝红酒一边看着电视享受小资情调呢,谁知道门咔吧一响骆闻舟回来了。

  今儿回来的早了,没想到就捉了一只大鬼,这就跟父母看小孩似的只要开了门发现人在玩手机那肯定是一天都在玩,费渡这也忒不老实了。

  “师兄,我这是……这是第一次……”费渡看着那开红酒的工具摆茶几上那是一样没落,自知逃不了但是垂死挣扎一下总还要。

  “这位嫌疑犯,你可以畅所欲言,但是你这每一句可都是呈堂证供啊。”骆闻舟抱住手,又加了一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费渡举起双手,表示自己绝对不耍花招,嘴巴跑的比脑子快,张口就是:“师兄你特别好看。”

  骆闻舟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你特别好看,尤其是眼睛,眉毛,鼻梁,嘴巴……还有身体……”费渡早就站起身来来到了骆闻舟身前,说一处就拿着手摸哪里,说到身体的时候卡着骆闻舟腰边的软肉掐了一下。

  “我说这位嫌疑人你能严肃点嘛?你再这样我就不给你保候了啊。”

  “警察叔叔,我这怎么不是实话了?您可别冤枉我,句句都是真的,呈堂证供。”

  “认错态度良好点。”

  “哪不良好了?”费渡就穿着拖鞋,脚一蹬,踩在了骆闻舟脚背上。

  “我们私底下不接受贿赂,这可是要革职的。”骆闻舟怕费渡站不稳拿手环了对方一圈,“尤其是色诱,还要坐牢。”费渡挺轻的,这么一来倒是视线可以和骆闻舟并齐了对一起看。

 骆闻舟打着执法人员的幌子睁着眼睛说瞎话——句句在理。

  费渡装着一副很难为的表情,思索了一番,好像这礼是要送 定了的,“私底下不准收,那咱们就明面上送。”

  照人看来要不是人不乐意奥斯卡都得摆满了一别墅了。

  “怎么个送法?要不可行的话,那我就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了啊。”隔的近,骆闻舟能闻到费渡呼吸间若有若无的酒香味,有点醺人。

  “考虑一下嫌疑犯酒后乱性么?”
 

 

评论(7)

热度(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