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酱想去北方读大学!

我疯狂吹我的关注!我死!
高三诈尸
正在努力变优秀

【鸢满·近乡】

#时间线两人读大学出去租房子住在一起(番外)
#强力安利《野红莓》!!!独自产粮喂自己的艰辛

  放了假两个人也同样是忙里忙外的,好不容易把和对方的小窝给收拾的差不多了,李鸢屁股还没坐热乎就收到了导师传来的一大份资料让他参与一个科研项目,只好赶快拿了电脑摆了个小桌子坐在了地板上开始正事。彭小满见着这人拿着正事当幌子实则是要偷懒的模样心里忒不平衡了,也停下了手中的活干脆撂了挑子还剩一点活明天干,自己拿了一本书坐在旁边看。

  要光看书才好,人都说了工作中的男人最帅更何况是自己男朋友,彭小满字没看进去几个一双眼睛全盯着李鸢看了,才过了没多久就跑过去闹他,拿了一双爪子在李鸢肩膀上捏捏。

  李鸢倒是觉得蛮舒服开口哼哼了两句,“你这手怕是练过?”

  “以前我妈我奶都说我按摩舒服,我也不知道为啥,大概是前世是个瞎子?”彭小满歪了歪头,看到李鸢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弯有弧度的阴影来,“分心最要不得,专心!”

  好一出恶人先告状,一下把李鸢给逗乐了,彭小满这人不仅嘴巴吹皮,这心眼子也是尤其的坏,“那你肯定是瞎坏了,今生才一个不小心就往我这投怀送抱的,赶都赶不走。”

  “天啦,你这个负心汉,陈世美!”彭小满假意在李鸢肩膀上锤了一下,“居然还想赶我走?世道不公,人心不古啊!”

  说鼻子你还蹬上脸了?

  “不赶不赶,往怀里抱还来不及呢,哪个忍心把这么可爱的小满给往外赶啊。”

  听到李鸢这么说彭小满才算是饶了他一劫不去掐他痒痒肉自己专心按摩顺便督促李鸢认真学习。

  按了没一会儿,李鸢也感觉这活是干不下去了,背后这人的磁场得给自己掀开了几层浪最后趴地上动不了了,张了嘴叫了声小满。彭小满一应结果发现这人又不继续说了,成心逗他玩,眉毛一皱,腰一叉就要开始他青弋小天王的表演。

  李鸢一看这势头不对,赶紧解释:“我刚刚想说个什么,结果一转过身来一看你就给忘了。”

  “合着你这还赖我了?长得帅是真的没办法。”彭小满说罢语音一转,“我跟你说你这情况啊你知道叫什么么?”

  “什么?”

  “近乡情怯。”

  彭小满没怎么在意,毕竟自己没事就挂上两句骚话,鹭高黑格尔可不是白当的,这四个字却是在李鸢心里炸了一团烟花噼里啪啦的开了满天,“说道乡,”李鸢整个人都转了过来正对着彭小满,“你打算什么时候把户口页子给安我这来啊?”
 
  “呸,谁安你那去,我好端端的云古户口才不往你那去呢,要安也是你安我这。”彭小满说这叫男性的尊严,平常也没见这人这么有骨气。

  “行啊,我安就安,你户口本子呢?”

  李鸢这人说一不二,要干就干,自己还蛮激动着呢,结果彭小满一拍脑袋给说了句邮回家了,自己奶奶比谁都看重这东西生怕给掉了。

  看着李鸢一副失落的模样,好笑又心疼,彭小满一下嘴快说:“要不咱俩画个结婚证呗,那更好。”

  两人对视了一眼,没觉得彭小满嘴巴里还能说出这么对的话了赶快分了工,自己裁卡纸,彭小满负责把两个人的证件照给p到一起合照。

  自己蹲着裁完了卡纸,彭小满还没回来,盯着这红红的纸,李鸢自己感觉有点烧,拿了手按了按眉头,真疯。

  彭小满是跑着回来的,总共多大点屋子还生生跑出来百米冲刺似的拖鞋都给落了一只,见彭小满回来了李鸢给让了位子,见彭小满把两人照片贴在了正中间,一下乐了:“上面是不是还有什么字啊?”

  “我哪知道,我第一次干这事啊。”

  听的出来,彭小满在抖,一句话尾巴都带了颤儿。

  “到网上搜搜。”李鸢拿了手机查查余光就看着彭小满这人一点都不注意形象,撅着屁股手一撑着盯着那张照片傻笑。

  “笑什么呢?”李鸢把手机递过去,也跟着一起看。

  “我说李鸢你笑的真傻。”

  李鸢记起来了这张是两人出去玩的时候彭小满给偷拍的,自己让他删了他却还很喜欢给印了出来,说什么别看人表面一炫酷总裁范儿实际内里就是一个智障。

  “有你傻?”李鸢看了看彭小满的照片,深觉这人审美肯定有问题专挑的笑的傻不拉叽的照片出来。

  “还真挺傻的哈。”彭小满觉得吧结婚证得喜庆,自己可是翻了好久文件夹才找出这么两张了,不然至于花这么长时间么?

  彭小满盯着手机上的图片,拿了水性笔就要下笔,最后嚷嚷着紧张不过又不信李鸢这手鬼画符拿了铅笔先描了一个框出来再慢慢拿了水性笔往上面涂,这架势是恨不得把自己手变成机器挑着宋体来写。

  写完之后彭小满怎么看怎么欢喜,拿着抱怀里了,有突然自己噗的一笑,搞得李鸢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忙问怎么了。

  “你说我还没到国家法定结婚年龄呢可就被你给拐了。”

  听彭小满这么说李鸢怎么心里还生了点内疚,想了想自己现在确实是能力不够还不能够去许诺什么倒是只有一腔真心,“小满,其实吧你别看我这人像什么都是走哪算哪的其实我心里都有计划的,包括喜欢你和和你在一起一辈子。”

  操。

  彭小满最怕这人一脸正正经经的和他计划未来什么的,李鸢很优秀,这是他认识他第一天起就知道的事儿,自己也在努力不求能并肩,至少要能看到背影吧,自己这么要求自己,对方却直接给了他一颗定心丸,要他别什么瞎担心。一下感动的不得了就往李鸢怀里钻。

  “别挤坏了证!”李鸢笑着把纸从彭小满怀里抽出来,自己长的比彭小满高,一搭手就可以摸到彭小满毛茸茸的后脑勺,“这上面我看着别人都有盖章的啊。”

  “明天去民政局偷一个来。”彭小满把自己埋在李鸢怀里,说的话都是带了鼻音的咕咕囔囔,怕不是这人又哭了。

  “行,明天就带你去偷大不了被抓了咱们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了再去一回。”

  李鸢这话中有话彭小满不是没听出来当时就开心的直往李鸢那蹭蹭。

  “我想起来那话了。”

  “什么?”

  “我想说你怎么这么黏,和努努生的一窝小奶狗似的走不开人。”

  “我就黏你就黏你怎么了?”说完还蹭的更狠了些都快蹿起来了。

  照李鸢看,彭小满第一会哭鼻子,第二会耍赖,第三会耍嘴皮子,一个不带一个有趣可爱的,怪不得自己这么喜欢他。

  都是十七八九岁的少年人,本来火气就大,蹭这蹭着火一下就给撩起来了,等到李鸢把两人裤子都给脱了才想起来套给用完了,然后怂巴巴的要扶彭小满起来,彭小满表示你这裤子都脱了就给我来这个?

  “就……直接得了……”两人之前戴着都是怕弄脏了地,之前也试过直接进来,现在这算是自己的地界可还不干他个不要命了么。

  彭小满把自己蜷成了一个球了靠在李鸢怀里,身上都汗津津了都不觉得热,只想在怀里待严实了不动。

  利南不似青弋多雨,彭小满哭了也再找不动理由,和自己喜欢的人待在一起,小圆满大抵也当是如此。

  李鸢先生,彭小满先生:

  经审查合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之规定准予结婚,特发此证。
 

评论(7)

热度(59)

  1. 生锈宇宙-卿云烂兮糺缦缦兮- 转载了此文字
  2. -卿云烂兮糺缦缦兮-婧酱想去北方读大学! 转载了此文字
    我!哭!!!!一二三!!!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