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罐子婧酱

写文+写字+画画+唠嗑

【舟渡夫夫啵嘴仗日常】⑥

  最近家里总是停水,个大热天的间接性神经停水搞得骆闻舟非常惆怅,关键自己是一个多么伟岸如雄鹰般的真男人,整个人就是一行走的男性荷尔蒙——汗味。

  趁着费渡不在家,骆闻舟才敢出去发发汗,为了顾及自己心肝儿,骆闻舟放假了都不敢出去闹腾,只能在家过着老干部的日子,该吃吃吃该睡睡睡。

  才打完篮球回来一拧水龙头,居然有水,骆闻舟喜不自胜,用堪比急支糖浆的速度冲到房间拿了内裤就跑回厕所,连拖鞋掉了一只都浑然不觉,只感叹上天有眼。

  自己正唱着“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呢,突然卫生间的门被人一把推开,“哟,来水啦?”

  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了,这人怎么话还说不全乎,真色情。

  骆闻舟第一反应是揪了一条毛巾直接往自己下半身一遮,第二反应是操蛋。

  “怎么,不让看啊?”费渡隔着眼镜把骆闻舟全身上下都给x光了一下,连透视眼镜都不需要,直接眼眼到肉。

  “看呀,怎么不让看?”骆闻舟把毛巾丢开了走近费渡朝着费渡就是一顶胯,“他也特想被你看。”

  “师兄,我们国家让私人持有枪支吗?”

  “不让。”蓬头那还在稀里哗啦的放水,骆闻舟用手抠了抠费渡后颈,“警察让持。”

  “那持枪行凶怎么算?”费渡趁机掐了一把骆闻舟的腰,真精实。

  一个字爽,两个字舒服。

  “算和那个花洒一样一样。”骆闻舟觉得好笑,你要掐就掐,掐得跟偷情似的,明目张胆的扶上了费渡的腰,把湿了的衬衫从裤子里拽出来,“愿意做接水的盆么?”

 

 

评论(6)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