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酱想去北方读大学!

我疯狂吹我的关注!我死!
高三诈尸
正在努力变优秀

【舟渡夫夫的啵嘴仗日常】⑤


  今天又是新的一天。

  三——二——一——开始!

  费渡站在饭桌一角,穿了一套丝绸睡衣,骆闻舟站在对角,光着膀子,手里拿着一条毛裤。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传统,每天骆闻舟早上起来都要和费渡来一场哄哄烈烈的拉锯战。

  费渡不和骆闻舟这种地痞流氓计较,绕着桌子与他周旋,期间忍受这人的瞎逼逼。

  明明伸着手就能够到对方,骆闻舟算是晓得了情趣这玩意儿,为了逗他们家费事儿开心,甚至在大冬天里都早了半小时起床和费渡玩这个东西。

  “不是,你现在觉得不冷是因为咱家开了暖气,你待会出去可就骨头都成冰,你觉得你现在还好啊,以后你就得破伤风,老寒腿一套一套的,腿肿的跟充水猪肉似的。”

  费总活怎么大,充水猪肉没见过什么样,倒是知道骆闻舟有多烦。

  德行。

  骆闻舟和费渡这俩都是骚到骨子里的真汉子,把人撩着火上转圈能一丝不带含糊的,过日子如同走钢丝,一不小心就被撩的五体投地,七窍流血了还替人数钱。

  费渡突然停住了把手做成一个六字,骆闻舟还以为这人要表扬自己什么,接着费渡就把手放在了自己耳朵上,“喂?是幺幺零吗?”

  骆闻舟见状也比了个电话状往自己耳朵上扣,“是,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你们这管偷窃抢劫么?我这有个人把我的心给抢走了。”费渡说完,做了一个手枪状,朝着骆闻舟就是一枪。

  啪——

  骆闻舟承认自己死了,一着不慎这是又被撩了,“我们这不管这东西,我们这管人穿不穿毛裤,我们特地派出刑警在路上撩人裤管,谁没穿就得进局子待着。”

  “师兄——”费渡知道躲不过这回了,于是就开始疯狂撒娇。

  “撒娇也没用,快,穿上!”骆闻舟伺机而动一把把费渡给捉住了抱怀里了,“乖——待会咱去咱妈那,你妈要看你不穿秋裤还以为是我没照顾好你呢,万一半夜托了梦说什么你亏待我儿子那还不得把我给吓死啊。”

  “……”

  费渡这么一看,自己再闹那就是无理取闹了,这人就知道抓自己软肋,一戳一个准的,心甘情愿的进了房间换衣服。

  人没事不往地上看,除非捡钱,费渡没这爱好,一出房间门就被人掀了裤腿,看到里面扎的严严实实的毛裤之后开心的笑了,抱着费渡拿着自己的胡茬扎费渡脸蛋。

  他们家费事儿太乖了。
 

毛裤来源

 
点了您不后悔点了您也不亏

评论(8)

热度(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