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罐子婧酱

写文+写字+画画+唠嗑

【舟渡·夫夫俩的情趣日常】④

  费渡收到了他有生以来第二想丢尽马桶里冲走的礼物——一个海豚形状的按摩器,上面还刻着恭喜发财健康长寿等字样。

  第一是那个所有人收到都会感动的本命年冬季大礼包。

  费渡实在不好意思打击那个一脸真诚送礼的人,才打开了一条缝就给收着了,美其名曰,太感动了,舍不得用。

  这个东西还是赶紧给收好了。

  对心理还是身体都好。

  骆闻舟好像非常吃这一套,对费渡的反应很满意,自己老婆真好。

  费渡这两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背上有点酸,想让骆闻舟帮着按按,觉得又得被人说几句不好好锻炼身体虚。虽然说是关切,但是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哪虚?

  于是把那积了得几层灰的盒子哪里出来,骆闻舟看着费渡把这个插电了就开始用,心里十分得意。

  物尽其用,物尽其用啊。

  谁说自己没品味的啊?人家费总都在用。

  费渡先是开了一档找找力度,觉得挺舒服,就慢慢开了大挡,没想到这东西还挺情趣呸,有用。一下子弄疼了皮肉还带点痒的。

  费渡闷着声哼哼了两句,默默把档位调小了享受。

  大概是是个奸商,质量不过关,或者是在费渡这么金贵的人身上自卑了,还没按个几下就歇了菜。

  “你这什么东西啊,怎么不动了?”费渡渐入佳境,然后就被人一把给拽了出来,毫不留情的那种。

  “我怎么知道啊,我看着人家说挺好的呢。”骆闻舟爬到费渡那便拧起小海豚戳戳看看,“真奇怪呢哈。”

  看着费渡做出个失落模样来,骆闻舟想到了那种水光盈盈的放在茶杯里的小兔子,当即心弦啪嗒一断,“要不我给你人工手动?”

  “我觉得这东西挺舒服的。”费渡不死心,甚至还拿出来了说明书准备大展身手。

  “不是我说你这人”,骆闻舟戳了戳费渡脑门,想起来刚刚费渡在哼哼,“人不动的时候你嚷嚷,人动了你又受不了,你到底哪样啊。”

  “还是动动好。”

  “动什么动,人家都歇菜了。”骆闻舟拿着小海豚左摸摸右摸摸,直到费渡嗯了一声才明白了什么不该明白的东西。

  太鸡儿色情了,操。

  然后就有某个人凑到了自己耳朵边喘气,手也没闲着了往不该去的地方拧了一把,“您老歇菜了啊,”然后又一口衔住了骆闻舟耳垂,“我这还有一个,不知道师兄您想不想试试?”


 

 

评论(10)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