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酱想去北方读大学!

我疯狂吹我的关注!我死!
高三诈尸
正在努力变优秀

【舟渡·夫夫啵嘴炮的情趣日常】②

#深夜有车 试探一下有没有人
#试图用沙雕文更文 快打系列

陶然家的电梯又坏了,留下费渡和骆闻舟两个人在电梯前大眼瞪大眼。

最后长叹一口气决定去走楼梯。

费渡为了快点解脱那是一步跨三坎,三坎不喘气的。

但是,空有心思不行,在还差着几层楼的时候,他虚了。

“哟,这不是咱们费总么,怎么了,刚刚不是跑得那么快的呀!”骆闻舟这位大爷慢悠悠的走到了费渡身边,“瞧瞧,让你运动还不肯。”

费渡本来就站在台阶上面一格,正撑着栏杆休息呢,被骆闻舟这么一嘚瑟,又起了调戏的心思。

“师兄,你知道为什么我不继续往上跑了么?”费渡身体微微前倾,两个人的鼻子碰在了一起。

没等骆闻舟回答,费渡又接着说,“因为我见到你就没了冲劲,只想和你睡在床上消磨时间了。”

说完还舔了舔骆闻舟的嘴唇,就轻轻碰了一下。

“真甜。”

“好好说话,天天床上来床上去的,不害臊吗,你这人不要带坏我这种根正苗红的好青年好不好。”骆闻舟用手吧费渡刘海掀了起来,重重的亲了一下费渡的额头,“行了行了,都老夫老夫得了,天天腻歪,陶然还等着我们呢。”

说完就往楼梯上走,感觉费渡没什么动静,往回一看,费渡还站在那里没动,“我说,你不会吧,还得让人背上去?”

“师兄啊,只和你床上来床上去的,我可是,只对你一个人有性欲来着。”

今天费渡戴了他那副斯文败类的眼镜,骆闻舟怎么看怎么觉得费费渡的眼神隔着那镜片还格外扎眼,像条蛇似的。

“这样啊。”骆闻舟下楼走到了费渡身前,“那我告诉你一亘古不变真理怎么样?”

“嗯?”费渡故意拖长了尾音。

骆闻舟把嘴巴凑到费渡耳朵边说道:“撩火得管熄。”

……

——“喂?陶然,我们今天来不了了,对!就那只猫特招人烦,天天撩事,嗯,对,我们下次再来啊。”

评论(11)

热度(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