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酱想去北方读大学!

我疯狂吹我的关注!我死!
高三诈尸
正在努力变优秀

【舟渡·夫夫啵嘴炮的情趣时光】①

#企图用皮沙雕文来充实不能开车的日子

骆闻舟最近很闲。

费渡这样想到。

没有一个人会脑子里长坑要在八月份中午的时候出来跑步的。

没有,除了他和骆闻舟。

骆闻舟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吃完饭硬是要拉费渡出来消食,说什么年纪轻轻的不能荒废了身体,这样干什么都不能性福。

幸福。

两个人在太阳的关怀抚摸下像狗一样前进。

所以干什么不能消食一定要出来晒太阳呢,即使是费渡把自己身体要露出来的地方全包住了,他还是非常担心。

“诶,费渡你出水了!”骆闻舟突然大叫一声。

啥玩意儿?

“你就说汗是不是水了吧。”

费渡一记大白眼抛过去,然而骆闻舟眼睛看着就糊成了媚眼。

“宝贝儿,咱们一起接受太阳的关爱不好么,杀杀菌,多健康,穿这么多人家以为你做什么生化武器呢,穿这么多,一身汗,你说是吧。”

咱们高贵冷艳的费总本来不想与这个人计较,抬起脚就要跑,谁知道这骆苍蝇非常坚持不懈。

“您瞧瞧您这健美的身材,这英俊的容颜,这矫健的身姿怎么呀,不好意思给别人看啊,还是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只给你的亲爱的我一个人看啊。”

这样的话就没在费渡耳边断了,跑步你不需要换气的吗?啊!?

于是,他决定还是计较一下比较好,至少让他把这嘴闭上了。

“师兄?”

“干啥?”

“我湿了。”

“……”

日子在一起过是过了,但是也不可能把两人嘴给封起来了吧,啵啵嘴炮可以说是很正常了。

骆闻舟的鬼见愁脑袋说这叫生活情趣。

好吧,是又情又趣……去你妈的。

骆闻舟把费渡这只大爷接到家里来了之后,他就从猫奴升级成了妻奴。

行吧,他心甘情愿。

但是在他打扫卫生的时候,坐在沙发上一边吃蛋糕一边看电视的人居然嫌他挡住了自己的电视。

万恶的资本主义啊,剥削他这种劳苦包身工。

“我说费渡啊,这样下去你可不行啊。”骆闻舟跑到费渡面前一把夺过了蛋糕,“看电视就看电视吧,别吃了,这么窝着,你迟早成骆一锅。”

费渡用一种“我乐意你管的着吗”的眼神回瞪骆闻舟。

骆闻舟也真的是无聊了,想逗逗这个炸了毛的费一锅。

“叫爸爸就还给你。”

“……”这人非常有种,能欺负到费总头上来。

“叫啊!叫不叫?不叫我就吃了。”说着还把蛋糕拿着晃了晃。

费渡突然正襟危坐,搞得骆闻舟心中一喜,于是把蛋糕拿的稍微近了些。

“老公——”

费渡这一声算是千回百转的带着小勾子,谁被这么叫一声完全抵挡不住啊,当时就愣了。

费渡一把抢过蛋糕,朝着骆闻舟就是一踹。

再见了您。

两个人的嘴没有一天能闲下来的。

这次费渡决定大人有大量,不和骆闻舟这种小肚鸡肠的人计较。于是自己坐在沙发上玩psp,不管骆闻在旁边怎么叨叨逼。

本来以为说一会就得没意思自己闭嘴的。

事实证明,费渡果然是低估了骆闻舟一张鸟嘴了。

直接一抬头就往骆闻舟嘴上亲,要堵他的嘴。

骆闻舟直接懵了,咋了,刚才的气氛很适合接吻么,不应该是一巴掌么!??

“……”

“费渡,我告诉你,你再敢顶嘴,我就弄你。”

喵喵喵??!

骆闻舟连吃仨瘪决定床上追加,所以无奖竞猜环节 费总要在床上躺几天才能下床?

评论(4)

热度(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