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酱想去北方读大学!

我疯狂吹我的关注!我死!
高三诈尸
正在努力变优秀

就最近看的几本脆皮鸭
最爱三本 野红莓和草茉莉是前几个星期看的了
碎玉投珠我才看 还没看完 就差一点了 我真的爱爆了 丁汉白你是什么品种的梦中情人啊!

【舟渡·夫夫俩的情趣日常】①③

  骆闻舟好说歹说快三十的男人了,出门还逼着别人小孩子叫哥哥也不怕跌辈儿,就算早睡晚起三餐正常也抵不过流感一顿来势汹汹。

  然而最打击人脆弱心灵的是他得了流感每天拧个大鼻涕进进出出一大口罩罩脸上那自己家小屁孩还跟个没事人似的活蹦乱跳。

  费渡说这是因为年纪问题。

  放你娘的哪门子狗屁。

  骆闻舟算是杠上了,认定这是自己不小心感上的,自己的免疫力肯定能痊愈自己,没必要吃药。

  然后连续三星期都没有和费渡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费渡忍不了了。

  这不能忍。

  费渡直接甩了一包药和一个套到骆闻舟面前。

  “要不你吃药,要不你吃我。要不咱俩好了一起爽,要不咱爽了一起病,你看着办。”

看 banana fish第三集就接吻了卧槽!虽然知道很虐真的虐 但是我真的忍不住 我死了 然后再去看一遍冰尤好了!
最近好迷娱乐圈 看了漫漫何其多的影帝 还有水千丞的职业替身一醉经年 好像就看了这三本了 嗝——非常希望大家给我安利娱乐圈文 (星星眼)

《撒野》合札
“我想,一个眼神,就到老。”
p1 @苏格 / @海盐味牧野
p2 @李亭溪 /原po
p3 @远上寒山 / @语痴君
p4 @吴织亚切大可爱 / @风漱

——
写上一本玄幻小说,这样才好把这些小仙女都写进去 我爱她们!呜呜呜
——

  我一个人站在黄昏的天台上。
  蓝的黄的粉的和各种叫不出名字的颜色摞在一起,挺好看的。
  总是觉得这天像和以前的不一样了,具体是哪儿可也说不清楚……可能是比以前亮点儿?
  新建的商场大楼灯开得这样早么?
  “丞哥!看我!”
  我转过身去就看到顾飞跟个野人似的把手上拧的包子一甩了朝我跑过来把我肩膀一掐。
  还有点疼。
  包子多伤心。
  我想说点什么,顾飞的食指却早已经爬到我的嘴唇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说:“丞哥,看我……看我的眼睛。”
  行吧。
  这确实是蒋丞选手为数不多的能说出口的爱好之一,其他的都是少儿不宜的。
  顾飞的眼睛很大。
  眼珠子很黑。
  睫毛很长,还是翘起来的。
  眼睛里面这个男生也很帅,长了一幅顾飞男朋友的脸,天作之合。
  好想吻上去。
  操。
  这逼小孩是故意的吧。
  “丞哥,你看到了吗?”顾飞出声。
  “看到什么了?”看到你帅的一塌糊涂然后来勾引我吗?
  “刚不是下去买包子吗?我跟人家老板闲聊了几句就……就抬头看了一下发现今天天还挺好看的,本来想拍个照给你看结果发现手机还在你兜里呢,就……就杵下面看了会,用……用眼睛给你记下来看看。”
   说到后来这人自己好像也觉得臊,猫着音把话说完了,一下乐个不停末尾加了句“傻逼”。
  能不傻逼么。
  “你他妈……”我一把抓住他的手给人拖到了栏杆边上,“这他妈不就是吗?”
  蒋丞是个口是心非的人,这点我比你们都清楚,比如现在我心里就非常开心但是我还端着在,非常人所能及。
  顾飞把整个人靠在栏杆上,把手伸出去悬着,看着这人挺惬意的样子我也跟过去照做了动作,过了好一会才听见这人说了一句:“还真是。”
  合着你这是还要检验啊。
  傻了吧唧的。
  其实这风不大,至少没大到能吹动手的大小,悬着的手他总是摆动,有时候撞到钢筋,疼。有时候撞到对方的手,开心。
  被人抓住了手,然后交缠。
  至十指紧扣。
  会不会太明显了啊。
  没骨气的出了手汗,完了。
  为什么这人侧脸这么好看。
  那包子肯定凉了……
  锁骨真他妈的性感。
  凉了还能吃么……
  他大概是察觉到了我的目光,或者是因为我看的太露骨太不掩饰了,我跟自己说他哪我没看过还个什么臊啊,于是继续这项伟大事业。
  “蒋丞。”
  “嗯?”怎么突然叫名字啊,要说什么大事?
  “真好看。”他说,“我说天。”
  我这一声操还没说出口呢,手被更紧的攥住。
  他说:“你也是。”
  他还说:“我爱你。”
  我决定原谅他。
  ……
  叫卖声,吆喝声,嬉戏声,争吵声,广场舞的歌声,笑声,蝉鸣声,风声。
  我站在天台看黄昏,总觉得这天比以往亮了很多,还以为是哪座大楼早开了灯,再看,却发现是因为身边的人闪着光,是,顾飞。
 

【温周·停春盏】

■第一节

  渐霜风凌紧,熬不长秋景,转眼便入了冬,拔高处总比他处早见凉,更不论常年积雪长明,雪早就深了数尺留了人打滚就能陷下去一个人形来。

  这是周子舒取出钉后过的第一个冬天,温客行自当是好生看待不敢稍有疏忽,到底是损了底子总有些畏寒,俩人也不再出去瞎闹,叫了张成岭来一起剪些窗花过年。

  许是独身一人久了些,心是冰的凉的也没人乐意去捂热乎了自己也不欲去与人相交再者天窗中人自是众人看了怕。可温客行这人却是好生蛮横敲了门自己才开了个缝他便挤进来最后是登堂入室安营扎寨。若要是用春日融冰形容倒也是行的。

  堪堪才过完年关,温客行就收着了山下来的消息,打开看罢确实是有所急,晚上哭哭啼啼地抱住了周子舒大谈了一宿游子身上衣,说什么古今思妇只愿月华逐照君还要双鲤遣相思。

  周子舒倒是觉得温客行什么东西摆不平大抵又是什么苦肉计,人虽叫叫嚷嚷手却不老实,不该往哪去就往哪去,一气之下把温客行给蹬出了被子。

  “娘子,你好狠的心呀!”温客行就穿了一件单褂,只好是又钻进了被窝不再去动手动脚。

  第二天清早起来周子舒却只见得一桌子热气腾腾好菜好饭不见得了人影,身边少去一个人总是不自在,难免有些痴痴,只是可怜了张家小子无缘无故受了他师傅一腔没脑脾气,还好是经历良多心智坚定许多,换做原来指不定就跑去一边偷了懒。

  温客行下了山先是来了最近的小镇去弄点干粮在手,调查好因果后这事情他若是要管终究是不便,只好去求了他人去,那儿自然是凶险,但是温客行时刻奉行着“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这句话,在小馆子里听到隔壁桌人议论说镇中某某阁某某楼要连了名去选个花魁来。

  就这么个小地方还能有什么倾国倾城来么,温客行抓了一把茴香豆就要去凑了热闹。乍一看倒还行,有鼻子有眼的,却禁不住细看,远……远不如自家娘子来的貌美,悠悠踱回客栈找小二要了套文墨修书一封:“为夫偶得一美人而珍藏之,神为冰,玉为骨,缦华琼脂犹不及得。”

  换来信鸟来行了几步走至山野小道,又见薄梅覆雪,想起那一片梅林来,还顺带想起来了梅子酒,想起来之前吻过的带了酒香轻冽的唇来,又唤了一只来写了一封:“可见琼花谩好,却只给为夫一人看罢,实钦钦而思娘子矣。”末了又去催了那花摘了一片花瓣卷在了信条里面。料想周子舒看着自己这信的神情来定是极好看的。

  周子舒陪着张成岭练了一上午权当做是强身健骨,闷了一身热汗,歇了会倒是觉得外面风吹有些见凉,要回了屋子抱了汤婆子来,眼睛一瞄就看见打天边飞来了只信鸟,揉了一团雪就把人家给打了下来,张成岭光长年岁不长心眼又凑过来看,被周子舒一两记眼刀给刺了个霜雪透骨,这才识相跑去了一边。

  这才刚刚下山,不对,应该是晚上便走了,如今来了信可是遇上了麻烦?应该不会,他功夫了得,寻常人都近不了身来。

  想到这里周子舒只管是放了心去拆。鬼谷一战后温客行也就当了个挂名头头,虽然以往也是这般,现在那更是神龙不见尾了。

  拆了这接二连三来的信,周子舒才算是知道自己这是高看了温客行这人,他哪会正经一遭,拿了笔就要去回了这人。

  一去一来间,太阳落了山,冬日白昼本就短,温客行早早寻了住处,这信鸟是调教过了的并不会走失了也没有哪路没来由的要打下这个来。

  温客行本以为周子舒是不会理他的,哪晓得却收到了回音,开开心心地拆了看发现一张上面写着大大的“滚”字,另一张上面写着“有病”。

  精彩。

  温客行翘起了嘴角便收了这两张纸来折起放在了内衣贴身处。

#打字太慢 硬生生把小车车换成连载系列 第一次连载好激动 还是原著世界观
#我肯定能圆回来 争取不做傻白甜
#最后 嗝——

【长顾·嘉肴】

#生死时速补外链
# 五千字 马上 湖里 后背 脐橙[红心]点击看
#“虽有嘉肴,但是是他顾昀。”
   “虽有至道,可是道的是他周公”

【恪予·而立】
祈求不翻
求你们去看解药!!!

我把名字打错了 我该死 之后有条件了还用Wordpress!

【舟渡夫夫啵嘴日常】①②

  照理说费渡是看不上街边那种充满香精味的奶茶的,但是骆闻舟算是个被各种垃圾食品养大的祸害,坚信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并且只许自己放火不许费渡点灯。

  毕竟是商业广场招揽顾客什么的还得要点颜值。这是骆闻舟看着奶茶店柜台里的小男生心里给出的唯一理由。

  非常客观的说,是挺秀气的。

  骆闻舟发誓自己由内到外就连身上往外飘的男士香水味都想着的是费渡,看了一眼就把头低着了看单子,想了想抬了头发现费渡正盯着人家看,还笑吟吟的。

  其实费渡就是个习惯,对着人笑了一下背运刚巧被骆闻舟给看着了。

  “走走走,眼睛都直了。”骆闻舟一把拉过费渡本来还想示个威,一想自己这行为很小学生一样是不讲道理的,好歹也是四舍五入三十了的人,要成熟一点。

  于是他是翻了个白眼了再走的。

  骆闻舟这厮从小就对自己的颜值没有不自信的时候,就算是被东西绊了摔地上那也是帅气的摔倒,就对着费渡心操多了点。

  “费事儿,说会话呗。”骆闻舟坐在餐桌前开始没事找事。

  “说什么?”费渡交代完菜品之后就和着骆闻舟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你觉得刚那个小男生长什么样?”

  费渡想了一会才想起来骆闻舟嘴里说的“小男生”简直觉得好笑,“还不错?感觉像个学生,和那学意大利语的那个气质应该差不多。”费渡敲了敲桌子,“怎么?”

  旧情难忘还是吃醋了?

  这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把自己给绕死了,仔细那么一想还真是。

  想了想自己和那人最多就牵了个小手底气瞬间足了起来。

  “不是,你别转移话题。”骆闻舟想了想,“要不你说点类似于‘骆闻舟全宇宙最帅’的话给我听听呗。”

  说了就扯平。

  “哪来的全世界最帅,你不就是全世界么?”

  扯不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