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罐子婧酱

我疯狂吹我的关注!我死!
高三诈尸
正在努力变优秀

白夜追凶太好看了嗝——

我终于看到14期了!


【沈易今天非常开心】

沈易谓其妻曰:我与顾昀孰美?

陈轻絮:君美甚,侯爷何能及君也?

【琦天·粉红色】

  乔奉天好歹也是理发店的二老板,虽说现在和人家老师坠入了爱河,但是也不能两手一甩了坐家里,再者,他也闲不住。


  隔天他就跑去别的理发店里去看看别人的手艺到底怎样,这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结果自己耳根子软,被人拐了还替人数了钱。怎么说?他让人给忽悠着染了个骚粉,得了清纯大学生路线是走不下去了,也不想之前的杀马特风,硬是跩出一股社会人的气息来。


  这前脚才踏出理发店,后脚他就后悔了。


  这怎么跟郑斯琦说?


  人家刚说自己这发型发色好,自己后脚就染了别的色,叫人怎么想?


  这算是打了万千篇腹稿才进了郑家门,郑斯琦正抱着一个iPad做PPT,想也没想就问了句,“来了?”


  这算是见着乔奉天半天没答应,甚至还怀疑上自己是不是叫错人了,一想又觉得不可能,身边就那么几个有自家钥匙的。


  这不抬头不要紧,这一抬头可就吓了一跳,不过亏得人家是修炼了百八年的老王八——不,老鳖,没表示在明面上,盯着端详了好久。


  乔奉天真是承受不住郑斯琦的虎视眈眈,不知道是还是不成了,弱弱说了句,“我瞧枣儿不是喜欢粉红色么,我就寻思着——诶,枣儿呢,睡了么,要不我去看看。”


  说完就准备遁了,颇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在。


  人才刚刚回过头呢,郑斯琦就仗着自己身长腿长,一把从背后抱住了乔奉天,越发感觉这人软的跟个小动物似的,稍一不小心就要把人弄伤了,软软的,嗯——现在还粉粉的了。


  “挺好看的,显你白。”


  乔奉天感觉人温热的呼吸就喷在自己耳朵边上,肯定是着人火气大,出的气都这么热,不然自己耳朵怎么这么烧呢?


  “真的啊?”乔奉天说来还不自信,又加了一句,“你喜欢么,不喜欢我就——”


  “你什么样我都喜欢,你喜欢就好。”


   毕竟,万物无色,你酚酞加碱。


【玉珠·金玉良缘】

  纪慎语最近是足足诚惶诚恐了好几天,最近这儿来了一个类似于那种世外高人的手艺人,单单只是开了个展览会,能进去的要不就是熟识的人,要不就是圈里的大拿。


  那人话说是学的手艺是一代一代单传下来的,专门修理些破的烂的陶瓷器物,却和自己不一样,自己求的是复原,人家是拿黄灿灿的金子放上面补,也补木器,手艺叫金缮,那是别有一番风味,看了照片之后纪慎语就想去见着真人,即使不能讨教到些什么,能见到真容都是顶好的事儿了。


  自己不过刚刚把名声打开,也还算不上什么圈内大佬,想拿着玉销记的的名号去讨个入场名额只怕是话没说完就传到丁延寿耳朵里了,被骂偷懒不好好练功夫事小,万一把好不容易缓和点的关系给弄僵了才是纪慎语怕的大事,不知道那路神仙说动了丁汉白他爹,最近颇有种“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心态了,不管怎么说,师傅和爹他都想叫。拿古玩城的名号吧,谁都知道大老板,二老板倒是名声不旺,再说了,人家怕是瞧不起经商的买卖,再者,就那么一点点小小的自尊心——什么都麻烦丁汉白他总觉得不好。


  可怜纪慎语只有一颗脑袋硬是再没想出办法来,兜兜转转跑去了崇水那儿找张斯年去了,对方一眼摸不着调说纪慎语没拿着玉销记的名声去弄还算乖巧,万一那人没什么本领只是给人找了噱头去,纪慎语还想再说什么人家早就不搭理了,闹得纪慎语不痛快极了,什么都没套着哈挨了一顿说教。


  下下策,无奈之举,非我情愿,只能让丁汉白上了,搁艺术面前什么都是白搭。


  纪慎语可就是这么个觉悟,高级,整个人都是升华的。


  丁汉白这人小资情调,没什么事了就浪漫玩的挺好,没事就带人来一把烛光晚餐,人家冷盘热菜全上了,对面的人却撒起了癔症,待自己凑着去捏了人家鼻子一下才反应过来。


  “你干嘛?”纪慎语正在想怎么开这个口呢,着实吓得不轻。


  “干!当然干了!”丁汉白是逮着机会就说荤话,要的是一举夺魁,擒贼先亲王,“你怎么了,我看你魂都不在这了,是不是觉得我人老珠黄了看不上眼了?”


  纪慎语什么都不说,只是一叹二愁就差三掉泪了。


  丁汉白丈二葫芦摸不着头脑,要不是看在对面坐的是个心肝小宝贝搁别人让他怎么一求二问的早就甩衣服走人了,“我看你最近也是心不在焉,怎么,玉销记怎么了么?”


  哪能是玉销记的事儿啊,“师傅在那玉销记能有事么?”


  丁汉白:“那怎么了?你不说我可就不吃了,光看着你饿了我也饿死算了,一对亡命鸳鸯殉情去。”


  纪慎语组织组织了语言,“就最近……额那什么不是来了个金缮的手艺人么,我想……额——”


  “想见见?”


  “有点儿。”


  丁汉白见着这不是什么大事干嘛纪慎语搞得像在外面偷了情似的畏畏缩缩的害得自己还担心了一下自己的头顶,心里又起了逗人玩的心思,“我不!我偏不!”


  “要是我爸和梁师傅还在他们肯定——”


  纪慎语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丁汉白给打断了,这小子执念蛮深啊,还把这两位都请过来了,什么毛病?这不得管教管教?


  “先吃饭,下回再说去。”


  纪慎语也摸不清楚丁汉白是个什么态度,既然说了下回那肯定也还是能计较计较的。


  可是吧,过了那么个四五六天,丁汉白像忘了这事的模样,弄得纪慎语伤心欲绝,丢下一句“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一句话就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


  丁汉白这坛子老陈醋算是翻了又酿酿了再翻了,醇香都赶上人埋了十几年的女儿红了,这东西有他说的这么好么。


  丁汉白隔着房门敲,“你之前还说我是你的良木,你今天就为了个雕木头的和我置气?”


  也不知道是不是隔着门的缘故,纪慎语的声音那是嗡里嗡气的:“人家那是雕金子的!”


  “那你前两天还说我俩情比金坚呢。怎么,床上说的话敢说不敢认?”


  “谁不认了!”纪慎语一把把房门推开,看着推着了丁汉白又赶紧去扶,哪晓得丁汉白说起来公子哥一个耍起了流氓,把人一抱,腿一伸就把门抵住了,再这就拦不住丁汉白了,直接登堂入室了,等纪慎语反应过来自己都被人抱怀里坐床上去了。


  丁汉白从高处看着纪慎语的脸,犹觉得这人的睫毛长过了头,弯弯翘翘的一林子多,情不自禁去用手挑了挑,“我见着你还找过我师傅,怎么不一下来找我?”丁汉白看着生气,实则也想去看看,只是气不过纪慎语对这东西比对他上心。


  “干什么都麻烦你呀。”纪慎语一手把丁汉白爪子夺开,弄痒痒了。


  “我是谁呀,你怕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是谁!”


  “你说我是谁了我就带你去看看,行不?”


  “你是师哥呗!最好最好最好的师哥了!”纪慎语听着丁汉白这么说当即滚了起来,对着丁汉白就差磕头作揖了。


  “师哥是谁?”


  “丁汉白?”


  “丁汉白是谁?”


  “丁汉白就是你呗!”纪慎语觉得丁汉白成心要戏弄他,非就是不说出来。


  丁汉白把人腰一揽,“怎么,你用美人计呗?”


  “好主意!”纪慎语特地朝着丁汉白反方向去说,“赶明儿我就跑去展子那脱光了求哪位大爷带我进去!”


  “你这小畜生!”丁汉白气急反而笑了,一拍纪慎语屁股,“叫老公,乖!”


  “叫了就去?”


  “那我考虑考虑。”


  “老公老公老公老公老公!”


  “得得得了,去吃饭去!”丁汉白把人一搂又跑去了客厅。


  当晚也是没辜负纪慎语叫的那么些声在沙发上又听了个够,导致,导致第二天展子给睡迟了。等两人到了地方,才晓得已经完了,就着人去问还知道这是最后一场了,人早就走到哪湾哪城去了。


  纪慎语伤心欲绝。


  丁汉白得意洋洋。


  东西嘛看照片就行了,人嘛,还是看自个儿就行了。


  纪慎语看着丁汉白着大尾巴狼样儿就来气,闷着气也不去玉销记了,直接回了家,把丁汉白冷落了好几天。


  丁汉白又正巧最近忙上了古玩城的一单子生意,实在分身乏术,心里念着人不开心也没法子。


  见着丁汉白也不来哄自己,觉得这怕不是风水轮流转,是自己人老珠黄了,对方都不来哄了。


  隔着好那么几天丁汉白才来了房间,先是把门开了个缝,上面写着:我怕我做的不好,你看看吧。


  纪慎语赶快撒了丫子跑到门前去看。


  物件儿?


  丁汉白什么时候还怕自己做的不好了?


  等了一会儿是从外面递过来了一套座件儿,不仔细看以为是金镶玉,等到人捧起来了才看这是把玉给摔了再去缮的金。


  看的纪慎语是五味杂陈。


  他学的?


  最近不是忙么?


  见着里面没动静丁汉白才进了房间把人一抱,“怎么,喜欢么?”


  “你学的?”


  “没,我特地把玉摔了给人寄过去的。”

 

  “放屁!”


  “不放!”说完还把纪慎语抱的更紧了些。


  “他教你的?”


  “我自己瞎琢磨的,问了些人的……”


  纪慎语感动之余这才意识到了些东西,“玉那么贵!还有你雕的手艺!多贵!你个败家子”说完就在丁汉白怀里转了个身去捶丁汉白胸口。


  周瑜打黄盖,那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哪有珍珠贵?”


 


【申请书】

敬爱的费渡同志:

  你好!

  作为一位合法的优秀的公民,一生坚持爱你的权利与爱你的义务相统一的原则,积极参与学习政治知识,参与政治生活,掌握关于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坚持爱你的基本政治方向,放眼关于你的一切,紧扣住你的脉搏,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携手前行,共建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美丽中国。树立你的快乐高于一切的基本观念,关心你和你所关系的一切,自觉服从你的指示,增强爱你的意识,树立爱你,十分爱你,非常爱你的核心价值观,提高自身政治素质,提高参与你的下半生以及下半身的政治能力,在实践中不断总结经验,不断提高此能力。

  在此,诚挚地邀请你参与定于今晚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战略构想会议,加强技术交流。并在此基础上开展精神文明创建活动,实现思想与身体的统一,促进生产力水平不断提高,克服当前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同不平衡不充分的晚间文明创建活动的矛盾。

  初心不改,矢志不渝。

  望允准。

                     

                                                                        骆闻舟

                                                                2018年10月25日

【沈易今天气死了吗?】——第一天

小侯爷:季平,长臂师最经常干什么啊?
沈易:机甲。
小侯爷:你口味真重。

【舟渡·夫夫俩的情趣日常】①③

  骆闻舟好说歹说快三十的男人了,出门还逼着别人小孩子叫哥哥也不怕跌辈儿,就算早睡晚起三餐正常也抵不过流感一顿来势汹汹。

  然而最打击人脆弱心灵的是他得了流感每天拧个大鼻涕进进出出一大口罩罩脸上那自己家小屁孩还跟个没事人似的活蹦乱跳。

  费渡说这是因为年纪问题。

  放你娘的哪门子狗屁。

  骆闻舟算是杠上了,认定这是自己不小心感上的,自己的免疫力肯定能痊愈自己,没必要吃药。

  然后连续三星期都没有和费渡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费渡忍不了了。

  这不能忍。

  费渡直接甩了一包药和一个套到骆闻舟面前。

  “要不你吃药,要不你吃我。要不咱俩好了一起爽,要不咱爽了一起病,你看着办。”

《撒野》合札
“我想,一个眼神,就到老。”
p1 @苏格 / @海盐味牧野
p2 @李亭溪 /原po
p3 @远上寒山 / @语痴君
p4 @吴织亚切大可爱 / @风漱

——
写上一本玄幻小说,这样才好把这些小仙女都写进去 我爱她们!呜呜呜
——

  我一个人站在黄昏的天台上。
  蓝的黄的粉的和各种叫不出名字的颜色摞在一起,挺好看的。
  总是觉得这天像和以前的不一样了,具体是哪儿可也说不清楚……可能是比以前亮点儿?
  新建的商场大楼灯开得这样早么?
  “丞哥!看我!”
  我转过身去就看到顾飞跟个野人似的把手上拧的包子一甩了朝我跑过来把我肩膀一掐。
  还有点疼。
  包子多伤心。
  我想说点什么,顾飞的食指却早已经爬到我的嘴唇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说:“丞哥,看我……看我的眼睛。”
  行吧。
  这确实是蒋丞选手为数不多的能说出口的爱好之一,其他的都是少儿不宜的。
  顾飞的眼睛很大。
  眼珠子很黑。
  睫毛很长,还是翘起来的。
  眼睛里面这个男生也很帅,长了一幅顾飞男朋友的脸,天作之合。
  好想吻上去。
  操。
  这逼小孩是故意的吧。
  “丞哥,你看到了吗?”顾飞出声。
  “看到什么了?”看到你帅的一塌糊涂然后来勾引我吗?
  “刚不是下去买包子吗?我跟人家老板闲聊了几句就……就抬头看了一下发现今天天还挺好看的,本来想拍个照给你看结果发现手机还在你兜里呢,就……就杵下面看了会,用……用眼睛给你记下来看看。”
   说到后来这人自己好像也觉得臊,猫着音把话说完了,一下乐个不停末尾加了句“傻逼”。
  能不傻逼么。
  “你他妈……”我一把抓住他的手给人拖到了栏杆边上,“这他妈不就是吗?”
  蒋丞是个口是心非的人,这点我比你们都清楚,比如现在我心里就非常开心但是我还端着在,非常人所能及。
  顾飞把整个人靠在栏杆上,把手伸出去悬着,看着这人挺惬意的样子我也跟过去照做了动作,过了好一会才听见这人说了一句:“还真是。”
  合着你这是还要检验啊。
  傻了吧唧的。
  其实这风不大,至少没大到能吹动手的大小,悬着的手他总是摆动,有时候撞到钢筋,疼。有时候撞到对方的手,开心。
  被人抓住了手,然后交缠。
  至十指紧扣。
  会不会太明显了啊。
  没骨气的出了手汗,完了。
  为什么这人侧脸这么好看。
  那包子肯定凉了……
  锁骨真他妈的性感。
  凉了还能吃么……
  他大概是察觉到了我的目光,或者是因为我看的太露骨太不掩饰了,我跟自己说他哪我没看过还个什么臊啊,于是继续这项伟大事业。
  “蒋丞。”
  “嗯?”怎么突然叫名字啊,要说什么大事?
  “真好看。”他说,“我说天。”
  我这一声操还没说出口呢,手被更紧的攥住。
  他说:“你也是。”
  他还说:“我爱你。”
  我决定原谅他。
  ……
  叫卖声,吆喝声,嬉戏声,争吵声,广场舞的歌声,笑声,蝉鸣声,风声。
  我站在天台看黄昏,总觉得这天比以往亮了很多,还以为是哪座大楼早开了灯,再看,却发现是因为身边的人闪着光,是,顾飞。
 

【温周·停春盏】

■第一节

  渐霜风凌紧,熬不长秋景,转眼便入了冬,拔高处总比他处早见凉,更不论常年积雪长明,雪早就深了数尺留了人打滚就能陷下去一个人形来。

  这是周子舒取出钉后过的第一个冬天,温客行自当是好生看待不敢稍有疏忽,到底是损了底子总有些畏寒,俩人也不再出去瞎闹,叫了张成岭来一起剪些窗花过年。

  许是独身一人久了些,心是冰的凉的也没人乐意去捂热乎了自己也不欲去与人相交再者天窗中人自是众人看了怕。可温客行这人却是好生蛮横敲了门自己才开了个缝他便挤进来最后是登堂入室安营扎寨。若要是用春日融冰形容倒也是行的。

  堪堪才过完年关,温客行就收着了山下来的消息,打开看罢确实是有所急,晚上哭哭啼啼地抱住了周子舒大谈了一宿游子身上衣,说什么古今思妇只愿月华逐照君还要双鲤遣相思。

  周子舒倒是觉得温客行什么东西摆不平大抵又是什么苦肉计,人虽叫叫嚷嚷手却不老实,不该往哪去就往哪去,一气之下把温客行给蹬出了被子。

  “娘子,你好狠的心呀!”温客行就穿了一件单褂,只好是又钻进了被窝不再去动手动脚。

  第二天清早起来周子舒却只见得一桌子热气腾腾好菜好饭不见得了人影,身边少去一个人总是不自在,难免有些痴痴,只是可怜了张家小子无缘无故受了他师傅一腔没脑脾气,还好是经历良多心智坚定许多,换做原来指不定就跑去一边偷了懒。

  温客行下了山先是来了最近的小镇去弄点干粮在手,调查好因果后这事情他若是要管终究是不便,只好去求了他人去,那儿自然是凶险,但是温客行时刻奉行着“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这句话,在小馆子里听到隔壁桌人议论说镇中某某阁某某楼要连了名去选个花魁来。

  就这么个小地方还能有什么倾国倾城来么,温客行抓了一把茴香豆就要去凑了热闹。乍一看倒还行,有鼻子有眼的,却禁不住细看,远……远不如自家娘子来的貌美,悠悠踱回客栈找小二要了套文墨修书一封:“为夫偶得一美人而珍藏之,神为冰,玉为骨,缦华琼脂犹不及得。”

  换来信鸟来行了几步走至山野小道,又见薄梅覆雪,想起那一片梅林来,还顺带想起来了梅子酒,想起来之前吻过的带了酒香轻冽的唇来,又唤了一只来写了一封:“可见琼花谩好,却只给为夫一人看罢,实钦钦而思娘子矣。”末了又去催了那花摘了一片花瓣卷在了信条里面。料想周子舒看着自己这信的神情来定是极好看的。

  周子舒陪着张成岭练了一上午权当做是强身健骨,闷了一身热汗,歇了会倒是觉得外面风吹有些见凉,要回了屋子抱了汤婆子来,眼睛一瞄就看见打天边飞来了只信鸟,揉了一团雪就把人家给打了下来,张成岭光长年岁不长心眼又凑过来看,被周子舒一两记眼刀给刺了个霜雪透骨,这才识相跑去了一边。

  这才刚刚下山,不对,应该是晚上便走了,如今来了信可是遇上了麻烦?应该不会,他功夫了得,寻常人都近不了身来。

  想到这里周子舒只管是放了心去拆。鬼谷一战后温客行也就当了个挂名头头,虽然以往也是这般,现在那更是神龙不见尾了。

  拆了这接二连三来的信,周子舒才算是知道自己这是高看了温客行这人,他哪会正经一遭,拿了笔就要去回了这人。

  一去一来间,太阳落了山,冬日白昼本就短,温客行早早寻了住处,这信鸟是调教过了的并不会走失了也没有哪路没来由的要打下这个来。

  温客行本以为周子舒是不会理他的,哪晓得却收到了回音,开开心心地拆了看发现一张上面写着大大的“滚”字,另一张上面写着“有病”。

  精彩。

  温客行翘起了嘴角便收了这两张纸来折起放在了内衣贴身处。

#打字太慢 硬生生把小车车换成连载系列 第一次连载好激动 还是原著世界观
#我肯定能圆回来 争取不做傻白甜
#最后 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