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罐子婧酱

写文+写字+画画+唠嗑

【峫停日常】


  严峫算是摸清楚了,他们家江队那是好甜口,一三五七微甜二四六特甜。

  本来自己还准备学一手的,结果被人一句话给堵了行,话是这么说的:“我还年轻,不想早早的死去。”严峫带着江停呸呸呸了好多句才觉得把晦气给呸没了,认命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下楼给人去买早餐搭牛奶,顺便还当下司机把人送学校里去。

  “不是,老婆啊,你这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啊。”严峫叩了叩方向盘,眼睛看着前方嘴里却飘着话去撩拨江停了,“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严峫看着江停拿着奶黄包一小口一小口的啃,一口包一嘬牛奶的,吃的那叫个宠辱不惊不骄不躁,本来这车厢里面就小,甜腻的味道在江停啃下第一口后就没散了,硬生生把吃了一碗炸酱面的严峫又给弄饿了。

  感觉这奶黄包好吃,这人应该更好吃。

  “今天起迟这件事怪我?”江停继续该吃吃该喝喝,不管这人骚包浪气往他这冲。

  “哪能怪老婆啊,我这也是情急之下嘛,就顶两下谁知道就擦枪走火了,我在此向组织承认错误坚决改正,希望组织保留我配枪的权力。”

  江停懒得理这人,闭上眼睛准备休息会,是真的伤神又伤神。

  刚打算闭眼睛就听着有人在旁边问了一句“好吃吗?”,自己准备拿手上了过会了再吃,一想着刚才开车的时候这人没少往自己这儿看,真烦人,跟小孩子似的,那是别家的饭好吃。

  “挺好吃的,你要吗?”

  “要!”

  严峫正开着车,江停想的比他多,伸了手过去喂他,干好是红灯,车子一停,人跟着惯性走,没想到这人居然借着力拉了自己一把往自己嘴上咬了一口。

  严峫:“确实好吃,以后我就只买这家的了。”

  江停:“……”

  江队英明一世当时就要丢了奶黄包去了解了这个人,气的不轻,谁让你在路上这么玩了?凑了身子过去结果又被人捉住了在嘴上又舔了几口。

  好不容易人松了手江停继续去攻击,说时迟那时快,灯变绿了,这丫肯定是成心的。

  “老婆,别闹了,我开车呢。”

 

 

 

 

#是的是的 你没有看错你没有看错!
#只要一只没水了的斑马中楷和一张素描纸你就可以得到这样的效果!我们姑且算他需要2+1=3元!四舍五入就是不要钱!
#嗝 怎么样盖章才会是正的歌嗝——(选择斜拍选择不歪)

【长顾·醉和春】

#五千字 剧情+车https://wokexihuannile.wordpress.com/2018/08/11/【长顾·醉和春】

#取自《长恨歌》:“玉楼宴罢醉和春”    醉和春:唐玄宗醉着回宫

#文的最后几句我写的忒委婉了 不过你们一定能看懂 嗝——

#真的一日三更 嗝——(快!肾宝片!)

【舟渡夫夫的情趣啵嘴炮日常】⑨


  费渡对天发誓他真的不是成心的,刚刚出了洗浴间自己就被骆闻舟把手一抓给摁在了沙发上,借着余光还仔细看了看发现自己没衣冠不整什么的啊,顿时被骆闻舟莫名其妙的g点弄慌了神。

  “个小畜生,头发都没吹干你就去瞎闹闹,你是身体倍棒还是什么啊?”骆闻舟又一把把费渡给拧起来了让他背着自己盘腿坐在沙发上,自己去拿了吹风机来。

  “你说你啊,的亏是遇见我了,不然你哪天怎么折腾进医院了都不知道。”骆闻舟这手艺娴熟得很却是没地方施展,以前为了伺候骆一锅还特地去看人学了怎么吹毛了舒服,结果人家猫长大了见着吃的就不待见他了,这不头发和猫毛可都是一回事么。

  费渡由着骆闻舟一边在他头上筑巢一边逼逼:“你说你年轻人的通病你都有了,动不动就感冒发烧,没事就晕晕了进医院吊水,注意一点可不能行吗,这是你的身体你不管管谁和你管?”

  费渡长了这么大仔细想想除了他妈和骆闻舟还就真没人管过,像小孩一样堵着嘴吹了前面垂下来的几根头发,让骆闻舟过一回老干部瘾。

  骆闻舟瞧着费渡突然没了动静以为人睡着了头往前倾斜了一点就要看,哪晓得脸倒没看清楚结果把人浴袍里赤裸的上身给看了个明明白白透透彻彻,费渡是那种精瘦精瘦的身材,看起来像是好精神的小伙子,其实这身体还没眼镜架子结实,那两个小红点就这么若隐若现若现若隐的往人眼睛里面冲。

  明骚暗骚说实话骆闻舟就没怕过,他就是挺受不了那种青涩点的无意识的挑拨,铁打的脸皮,落花的流水,一转眼给没了。

  骆闻舟这人装大尾巴狼习惯了,当即转了眼,那本来软软的头发都好像是在撩拨骆闻舟的手指敏感处,痒乎乎的,本来挺专注的一个人,眼睛开始到处飞瞟,往人浴袍里面戳。

  咽了咽口水,觉得这么下去自己迟早得精尽人亡,人家皇帝后宫三千呢,自己家这么一个小妖精就难得受了,才恍了一下神再看过去费渡竟然把浴袍口给拉着了。

  “咳——”

  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有故事。

  骆闻舟是个体面人,明人不说暗话,“那啥,挺好看的——”

  呸?自己说的这是什么鸟蛋话?

  “哦——一百块一看。”

  你这刚刚才说要酒后乱性,秋后处斩的呢,怎么这就嫌弃上了,还收费?

  骆闻舟算是难得羞涩了一回没应声,看费渡准备怎么来,后发制人,见招拆招。

  “但是对你免费。”


   骆闻舟生前他是个体面人。

 

【舟渡夫夫的啵嘴炮日常】⑧

  一年到头其实也就那么多案子,没那么多心理变态天天闹腾,骆闻舟作为刑侦队的队长整天悠闲地跑到隔壁交警大队里面喝茶,天天踩着线出门上班,冲着线下班回家。

  费渡摸清楚了骆闻舟回家的时间,自己在家里也不干什么,最多打电话问候一下自己秘书让他给自己送点酒来,还特意嘱咐得是多少多少年的,听着瞎掰扯,其实就是骆闻舟的出生年份,那小姑娘问为啥,这人还大言不惭的说是因为耐品。

  能不耐品么?

  费渡正坐在沙发上一边喝红酒一边看着电视享受小资情调呢,谁知道门咔吧一响骆闻舟回来了。

  今儿回来的早了,没想到就捉了一只大鬼,这就跟父母看小孩似的只要开了门发现人在玩手机那肯定是一天都在玩,费渡这也忒不老实了。

  “师兄,我这是……这是第一次……”费渡看着那开红酒的工具摆茶几上那是一样没落,自知逃不了但是垂死挣扎一下总还要。

  “这位嫌疑犯,你可以畅所欲言,但是你这每一句可都是呈堂证供啊。”骆闻舟抱住手,又加了一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费渡举起双手,表示自己绝对不耍花招,嘴巴跑的比脑子快,张口就是:“师兄你特别好看。”

  骆闻舟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你特别好看,尤其是眼睛,眉毛,鼻梁,嘴巴……还有身体……”费渡早就站起身来来到了骆闻舟身前,说一处就拿着手摸哪里,说到身体的时候卡着骆闻舟腰边的软肉掐了一下。

  “我说这位嫌疑人你能严肃点嘛?你再这样我就不给你保候了啊。”

  “警察叔叔,我这怎么不是实话了?您可别冤枉我,句句都是真的,呈堂证供。”

  “认错态度良好点。”

  “哪不良好了?”费渡就穿着拖鞋,脚一蹬,踩在了骆闻舟脚背上。

  “我们私底下不接受贿赂,这可是要革职的。”骆闻舟怕费渡站不稳拿手环了对方一圈,“尤其是色诱,还要坐牢。”费渡挺轻的,这么一来倒是视线可以和骆闻舟并齐了对一起看。

 骆闻舟打着执法人员的幌子睁着眼睛说瞎话——句句在理。

  费渡装着一副很难为的表情,思索了一番,好像这礼是要送 定了的,“私底下不准收,那咱们就明面上送。”

  照人看来要不是人不乐意奥斯卡都得摆满了一别墅了。

  “怎么个送法?要不可行的话,那我就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了啊。”隔的近,骆闻舟能闻到费渡呼吸间若有若无的酒香味,有点醺人。

  “考虑一下嫌疑犯酒后乱性么?”
 

 

【鸢满·近乡】

#时间线两人读大学出去租房子住在一起(番外)
#强力安利《野红莓》!!!独自产粮喂自己的艰辛

  放了假两个人也同样是忙里忙外的,好不容易把和对方的小窝给收拾的差不多了,李鸢屁股还没坐热乎就收到了导师传来的一大份资料让他参与一个科研项目,只好赶快拿了电脑摆了个小桌子坐在了地板上开始正事。彭小满见着这人拿着正事当幌子实则是要偷懒的模样心里忒不平衡了,也停下了手中的活干脆撂了挑子还剩一点活明天干,自己拿了一本书坐在旁边看。

  要光看书才好,人都说了工作中的男人最帅更何况是自己男朋友,彭小满字没看进去几个一双眼睛全盯着李鸢看了,才过了没多久就跑过去闹他,拿了一双爪子在李鸢肩膀上捏捏。

  李鸢倒是觉得蛮舒服开口哼哼了两句,“你这手怕是练过?”

  “以前我妈我奶都说我按摩舒服,我也不知道为啥,大概是前世是个瞎子?”彭小满歪了歪头,看到李鸢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弯有弧度的阴影来,“分心最要不得,专心!”

  好一出恶人先告状,一下把李鸢给逗乐了,彭小满这人不仅嘴巴吹皮,这心眼子也是尤其的坏,“那你肯定是瞎坏了,今生才一个不小心就往我这投怀送抱的,赶都赶不走。”

  “天啦,你这个负心汉,陈世美!”彭小满假意在李鸢肩膀上锤了一下,“居然还想赶我走?世道不公,人心不古啊!”

  说鼻子你还蹬上脸了?

  “不赶不赶,往怀里抱还来不及呢,哪个忍心把这么可爱的小满给往外赶啊。”

  听到李鸢这么说彭小满才算是饶了他一劫不去掐他痒痒肉自己专心按摩顺便督促李鸢认真学习。

  按了没一会儿,李鸢也感觉这活是干不下去了,背后这人的磁场得给自己掀开了几层浪最后趴地上动不了了,张了嘴叫了声小满。彭小满一应结果发现这人又不继续说了,成心逗他玩,眉毛一皱,腰一叉就要开始他青弋小天王的表演。

  李鸢一看这势头不对,赶紧解释:“我刚刚想说个什么,结果一转过身来一看你就给忘了。”

  “合着你这还赖我了?长得帅是真的没办法。”彭小满说罢语音一转,“我跟你说你这情况啊你知道叫什么么?”

  “什么?”

  “近乡情怯。”

  彭小满没怎么在意,毕竟自己没事就挂上两句骚话,鹭高黑格尔可不是白当的,这四个字却是在李鸢心里炸了一团烟花噼里啪啦的开了满天,“说道乡,”李鸢整个人都转了过来正对着彭小满,“你打算什么时候把户口页子给安我这来啊?”
 
  “呸,谁安你那去,我好端端的云古户口才不往你那去呢,要安也是你安我这。”彭小满说这叫男性的尊严,平常也没见这人这么有骨气。

  “行啊,我安就安,你户口本子呢?”

  李鸢这人说一不二,要干就干,自己还蛮激动着呢,结果彭小满一拍脑袋给说了句邮回家了,自己奶奶比谁都看重这东西生怕给掉了。

  看着李鸢一副失落的模样,好笑又心疼,彭小满一下嘴快说:“要不咱俩画个结婚证呗,那更好。”

  两人对视了一眼,没觉得彭小满嘴巴里还能说出这么对的话了赶快分了工,自己裁卡纸,彭小满负责把两个人的证件照给p到一起合照。

  自己蹲着裁完了卡纸,彭小满还没回来,盯着这红红的纸,李鸢自己感觉有点烧,拿了手按了按眉头,真疯。

  彭小满是跑着回来的,总共多大点屋子还生生跑出来百米冲刺似的拖鞋都给落了一只,见彭小满回来了李鸢给让了位子,见彭小满把两人照片贴在了正中间,一下乐了:“上面是不是还有什么字啊?”

  “我哪知道,我第一次干这事啊。”

  听的出来,彭小满在抖,一句话尾巴都带了颤儿。

  “到网上搜搜。”李鸢拿了手机查查余光就看着彭小满这人一点都不注意形象,撅着屁股手一撑着盯着那张照片傻笑。

  “笑什么呢?”李鸢把手机递过去,也跟着一起看。

  “我说李鸢你笑的真傻。”

  李鸢记起来了这张是两人出去玩的时候彭小满给偷拍的,自己让他删了他却还很喜欢给印了出来,说什么别看人表面一炫酷总裁范儿实际内里就是一个智障。

  “有你傻?”李鸢看了看彭小满的照片,深觉这人审美肯定有问题专挑的笑的傻不拉叽的照片出来。

  “还真挺傻的哈。”彭小满觉得吧结婚证得喜庆,自己可是翻了好久文件夹才找出这么两张了,不然至于花这么长时间么?

  彭小满盯着手机上的图片,拿了水性笔就要下笔,最后嚷嚷着紧张不过又不信李鸢这手鬼画符拿了铅笔先描了一个框出来再慢慢拿了水性笔往上面涂,这架势是恨不得把自己手变成机器挑着宋体来写。

  写完之后彭小满怎么看怎么欢喜,拿着抱怀里了,有突然自己噗的一笑,搞得李鸢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忙问怎么了。

  “你说我还没到国家法定结婚年龄呢可就被你给拐了。”

  听彭小满这么说李鸢怎么心里还生了点内疚,想了想自己现在确实是能力不够还不能够去许诺什么倒是只有一腔真心,“小满,其实吧你别看我这人像什么都是走哪算哪的其实我心里都有计划的,包括喜欢你和和你在一起一辈子。”

  操。

  彭小满最怕这人一脸正正经经的和他计划未来什么的,李鸢很优秀,这是他认识他第一天起就知道的事儿,自己也在努力不求能并肩,至少要能看到背影吧,自己这么要求自己,对方却直接给了他一颗定心丸,要他别什么瞎担心。一下感动的不得了就往李鸢怀里钻。

  “别挤坏了证!”李鸢笑着把纸从彭小满怀里抽出来,自己长的比彭小满高,一搭手就可以摸到彭小满毛茸茸的后脑勺,“这上面我看着别人都有盖章的啊。”

  “明天去民政局偷一个来。”彭小满把自己埋在李鸢怀里,说的话都是带了鼻音的咕咕囔囔,怕不是这人又哭了。

  “行,明天就带你去偷大不了被抓了咱们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了再去一回。”

  李鸢这话中有话彭小满不是没听出来当时就开心的直往李鸢那蹭蹭。

  “我想起来那话了。”

  “什么?”

  “我想说你怎么这么黏,和努努生的一窝小奶狗似的走不开人。”

  “我就黏你就黏你怎么了?”说完还蹭的更狠了些都快蹿起来了。

  照李鸢看,彭小满第一会哭鼻子,第二会耍赖,第三会耍嘴皮子,一个不带一个有趣可爱的,怪不得自己这么喜欢他。

  都是十七八九岁的少年人,本来火气就大,蹭这蹭着火一下就给撩起来了,等到李鸢把两人裤子都给脱了才想起来套给用完了,然后怂巴巴的要扶彭小满起来,彭小满表示你这裤子都脱了就给我来这个?

  “就……直接得了……”两人之前戴着都是怕弄脏了地,之前也试过直接进来,现在这算是自己的地界可还不干他个不要命了么。

  彭小满把自己蜷成了一个球了靠在李鸢怀里,身上都汗津津了都不觉得热,只想在怀里待严实了不动。

  利南不似青弋多雨,彭小满哭了也再找不动理由,和自己喜欢的人待在一起,小圆满大抵也当是如此。

  李鸢先生,彭小满先生:

  经审查合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之规定准予结婚,特发此证。
 

【一个目录+更文通知】

♡原著世界观 非点文不写pa
♡保证阅读连贯 有车直接全程外链
♡有什么喜欢的cp啊 或者是想看什么 还是想对我说点啥都可以在这里评论哒

■《杀破狼》 
【长顾·鸳鸯】(含车)[2018/06/01]
【长顾·惩戒】(含车)[2018/06/08]
【长顾·秀色】(含车)[2018/06/30]
【长顾·藏娇】(含车)[2018/07/28]
【长顾·不易】(含车)[2018/07/28]
【长顾·醉和春】(含车)[2018/08/11]
【顾长·私谏】(含车)[2018/05/25]
【顾长·更阑】(含车)[2018/06/18]

■《天涯客》
【温周·停春盏】(正在施工中)
■《默读》
日常:(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舟渡·论警花到底做错了什么】(含车)[2018/06/05]
【舟渡·论还有没有比警花更可怜的人】(含车)[2018/06/10]
【舟渡·警花可能已经想到要辞职了】(含车)[2018/06/21]
【舟渡·客官不可以】(含车)[2018/07/02]
【舟渡·私有物】(含车)[2018/07/19]
【舟渡·无期】(含车)[2018/07/30]
【舟渡·洛神】(含车)[2018/08/03]
【舟渡·光】(含车)[2018/08/04]

■《镇魂》
【巍澜·结发】(含车)[2018/07/03]
【巍澜·痂】(含车)[2018/07/05]

■《过门》
【寻临·不羡】[2018/07/08]

■《残次品》
【陆林·论图兰做错了什么】(含车)[2018/07/30]

■《撒野》
【飞丞·论小馒头究竟做错了什么】(含车)[2018/05/19]
【丞飞·你还记得电影讲了什么吗】(含车)[2018/06/08]
【丞飞·论学生们做错了什么】(正在施工中)

■《野红莓》
【鸢满·第一】[2018/07/12]
【鸢满·近乡】[2018/08/09]

■《天官赐福》
【花怜·弄蝶】(含车)[2018/05/25]
【双玄·惊梦】(含车)[2018/05/25]

■《魔道祖师》
【忘羡·论兔子有没有做错什么】(含车)[2018/06/05]
【薛晓·画笼】(含车)[2018/07/01]

■《伪装学渣》
【朝俞·做?】[2018/07/05]

■《全职高手》
【伞修·表里】(含车 军pa)[2018/07/26]
【喻黄·味道】(正在施工中)

■《破云》
日常(一)
【峫停·干柴烈火】(含车)[2018/08/07]

■《AWM》
【醉炀·舍得?】(正在施工中)

【峫停·干柴烈火】

#妈耶时间真的不够 四千字 剧情+车https://wokexihuannile.wordpress.com/2018/08/06/【峫停·干柴烈火】

#看山牙子和他家美人肉搏近战 看失足江队被人欺负叫老公

#完了完了我睡了 再不睡明天我就要死亡了 嗝 

【舟渡·光】

#五千字 剧情+车 https://wokexihuannile.wordpress.com/2018/08/04/【舟渡·光】  你想直接看车就直接划拉一会

#我算是知道了 名字禁忌你们就跟猫抓老鼠似的全点进来 文艺点了还真就路有冻死骨了 “光”可以做名词也能动词 咳咳咳 多的不说了 其实我觉得这篇挺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

#最戳我的一句——喂?哪喂?喂哪?

#“应当趋着有光行走,免得黑暗临到你们。”  ——《圣经》

文素来自 @嘉陵江边 的检讨书 

让我先表白一波 我爱您真的!要不是咱俩不在一地 我现在就能撂着一步一吻地地给您翻滚到面前了死抱住了不松手然后塞给您一大把糖!

我以永远的爱爱你。

啊 是我的错 我没有费总有钱 我真的没有上万的钢笔 也没有他字好看(绝望)